信息库 > 最新动态

智慧社区系统服务平台建设面临四大困境

文/9he-mast

一、组织者缺失:作为系统性建设,却没有统合各参与方的最终主导者在利益相关参与者众多,服务、产品层出不穷的情况下,应该存在有的市场责任主导者实际上是缺位的,就好比高手再多、武功再强而群龙无首,充其量只能是散兵游勇难以成势。
   
1、地产、物业、第三方平台等利益相关方各有小算盘大部分逐利的地产商眼里,“智慧社区”都是惹眼的营销噱头,所谓智慧社区打造只有可以增强直观销售亮点、提升售价的基础硬件,如小区WIFI。打造物业管理与安全服务、智能家居、便民服务这些综合性智慧社区要素似乎“不在兴趣范围内”。  而面临转型压力的物业公司热情原本是很高的,但先天不足,低廉的物业费收入让本应该是主导者身份的物业公司只能沦为各方势力的资源“接口”,很多时候,物业公司非但不愿意为智慧社区付出,还要收取高昂的“接口”费。  看起来,就是为了智慧社区而生的第三方平台才最有主导的动力和义务,而事实上来看,没有体系化沉淀、强用户粘性就急于流量变现的结局是既没有推动智慧社区发展,起来又倒下的平台又比比皆是。  、服务供应商众多,利益分配复杂衍生出封闭的本位主义市场主导者缺失,除了造成体系偏废外,还使得智慧社区的参与者之间无法有效利益协同,反过来又加剧了各自为政的后果。提供单个服务的供应商,一旦缺乏有效的主导,逐利性和合作意识的缺乏就极端暴露,都成了“捞钱客”而不是“参与者”。  网路硬件服务提供商介入智慧社区,只关心是否使用了它的网路设备、服务器、存储介质;即时交流软件厂商关心客户是不是用他们的产品作为通讯工具或者支付;智能家电厂商更直接,只关心卖进去多少硬件产品,或者是否形成了自己的生态壁垒阻挡别的产品进入。  最有能力的地产商不愿意,最有动力的物业没能力,最合适的第三方平台走了歪路,服务供应商们一盘散沙,这就是智慧社区建设组织的现实问题。如果说新兴的自媒体体系建设能够依赖钛媒体这样的主导者而获得长足发展和利益协同,那么新兴的智慧社区体系建设也一定需要这样的角色。
    2、服务供应商众多,利益分配复杂衍生出封闭的本位主义市场主导者缺失,除了造成体系偏废外,还使得智慧社区的参与者之间无法有效利益协同,反过来又加剧了各自为政的后果。提供单个服务的供应商,一旦缺乏有效的主导,逐利性和合作意识的缺乏就极端暴露,都成了“捞钱客”而不是“参与者”。  网路硬件服务提供商介入智慧社区,只关心是否使用了它的网路设备、服务器、存储介质;即时交流软件厂商关心客户是不是用他们的产品作为通讯工具或者支付;智能家电厂商更直接,只关心卖进去多少硬件产品,或者是否形成了自己的生态壁垒阻挡别的产品进入。

二、服务整合不足:作为整合型构想,各类别、各层次的服务整合反而拖了后腿一体化智能生活体验是智慧社区所必须,然而现状却是智慧社区的不同产品往往由不同的团队甚至不同的公司完成,甚至智慧小区本身也彼此形成了一个个孤立、分散的“信息孤岛”,根本没有整合的迹象。
       
室内智能家居整合,最火热也最缺乏整合体验智能家居已经成为各大厂商趋之若鹜的产品,小米、360、美的、海尔等纷纷上马,各路英豪竞争的结局就是各干各的,行业没有统一的标准。每一家都宣称要打造自己的生态链,但业主不一定只喜欢一家的产品,结果你能拿个手机控制美的电冰箱,却控制不了小米灯泡和海尔微波炉。人人都想自创生态,其结果就是业主没了生态。  如果消费者需要每一样家居都有一种控制方式,那就谈不上任何的“智慧”。其实,依托阿里云的云计算平台打造的阿里小智,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意图给消费者家用智能家居一网打尽的掌控体验,未来,阿里还将在家电产品、家具产品、安防产品等全品类“智慧家”整合上发力。